— 杜冷丁请遵医嘱 —

【SPN】【SD】Beauty and the Beast

*魔王!Sam/人类!Dean

*以原故事为基础改编的AU

*目前是全年龄

前一章请走这里↓

http://kuyinz.lofter.com/post/2ca288_1c658dca1


01

Dean Campbell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小镇青年,他有着榛绿色的漂亮眼睛、结实的手臂和小腿,微笑甜蜜又热情,男女老少都爱他。

但人们都有点害怕他的父亲John,即使他能修好那些不愿意工作的古董钟表或者是小孩们心爱的八音盒。

他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只是那些忧愁的叹气和紧皱的眉头总是把好意拒之门外。

“Dean,好孩子,过来拿着这个。”面包房的婶婶塞了几块新出炉的面包给他,“您父亲最近还好吗?感谢他修好了那口钟,不然我都没有办法按时醒好这些面团了。”

“谢谢您,夫人,父亲他最近很好。赞美您的面包,它们像云朵一样柔软。”Dean把那些面包放进口袋里,“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青年抱着采买的东西哼着歌向家走去,还不忘活泼地冲那些盯着他看的女孩们眨了眨眼睛,那些尖叫和抽气声是对他美貌的褒扬。

快到家门口时,Dean脚步逐渐慢了下来,轻快的步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这双腿的主人是一位严谨的绅士。

“我回来了,爸爸。”Dean用脚带上门。

“这次的工作有些棘手吗?”Dean向工作间望了一眼,把买来的东西分门别类地摆在木架子上。

“我得去一趟城里,缺几个零件。”John拍着围裙上的碎屑从工作间里走出来,岁月已经在他的脸上留下了苍老的印记。

Dean接过John的围裙挂在钉子上。

“我去准备马具。”

“把Sera牵出来挂上车斗,遮雨布多准备几块,天气有点不太好。”

“不和Impala一起去?”

“让她在家里陪你。”

“真好!您去多久呢?”

“很快就能回来,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Dean惊讶地看着他的父亲。

“怎么?”

“没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您早点回来。”

Dean把婶婶给他的面包装进布袋里,假装没看见他父亲不赞成的目光。

“记得给那些走针抛光,门边那座钟的外壳需要补一下漆,”John临出门的时候回头看着他年轻的孩子,“我不会去太久,不要惹麻烦。”

“Yes,sir!”Dean口气严肃得像个士兵,就连John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注意安全,还有,谢谢那位夫人的面包。”

他拍了拍Dean的肩膀。

青年抠着自己的裤缝,此前并不是没有过离别,但现在看着愈行愈远的父亲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烦闷。

“一枝玫瑰,爸爸。”

Dean冲男人的背影喊道。

“请带一枝玫瑰回来,我会在院子里种下它。”

--------

John并不只是去买零件而已。

天气很糟,早上下起了夹着冰粒的雨,到了夜晚路面上都是泥泞的冰壳。钟表匠厚重的靴子穿过酒馆满是脏污的地板,醉汉和妓女们的说笑声盖过了他的匆匆步履,他往柜台上放了一枚造型奇特的铜板,头发花白的侍者头也没抬,在擦干杯子的空隙为他打开了一扇隐蔽在酒柜下的暗门。

暗门之后是盘旋而下的阶梯,墙壁上插着火把,确保从这里通过的人不会因黑暗踩空,这完全是为无法夜视的人类准备的。

“John,主的仆人,感谢你的帮助,黄眼睛的恶魔已经受到惩罚,你的怒火可以平息了。”天使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

“感谢全能的主,”John在摇曳的烛火前跪下,“请问我何时能见到我的小儿子Sam?”

天使沉默了许久,缓缓开口。

“Sam几乎是一个恶魔了,他很危险。”

“求求您,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Castiel留下了祝福,使Sam可以被爱拯救,但这是有条件的——”天使突然皱起了眉头,目光像是要穿透墙壁。

“命运已经在路上了,快回到家里去,快!”

John骇然,顾不上将帽子戴好就冲进了雨里,他将车斗卸下,骑着Sera向家的方向奔去。

“仁慈的主啊,我请求您,一定要让男孩们平安无事。”

而等回到了家,男人焦急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回答他的只有钟表的滴答声。

“Sam已经得到他了。”天使的叹息从头顶传来。

悲伤和悔恨快要将John肺里的空气抽干,他咬紧牙齿,走到工作室的角落蹲下身摸索着地面的木板。

“好消息是,因为Castiel的祝福恶魔一直都未找到你们,所以他并不知道Dean就是他的兄弟。”

“我不会放弃他们的。”John抠下一块活动的木板,从夹层里取出了一把剑。

“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天使巨大的羽翼从半空中垂下,眼睛里是男人拿着重剑的倒影。

“那么。”

-----

父亲离开已经三天了,Dean心不在焉地擦着走针。

母亲去世后欢笑就从这个家里消失了,John为了使自己不陷入悲痛每日埋首工作。Dean也非常难过,但是为了让父亲振作起来他小小年纪就开始为这个家付出了,在John忙碌的时候这个小屋子依旧被收拾得井井有条,镇子上的趣事时不时就会出现在他们的晚餐对话里。笑容渐渐回到了父亲的脸上,Dean也长成了一个和他同样出色的钟表匠。

当John问他想要什么的时候,Dean突然感到迷茫,他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已经过早的长成了独立的小树。

内心深处有一个忧虑的声音在回响,他并不是真正想要玫瑰,那更像是一个会平安归来的承诺。

“有人在家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Dean放下手里的东西跑去开门,篱笆外面是一位有点驼背的老妇人。

“夫人,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哦,如果你能给我这个可怜的老太婆一点水喝就好啦!”

“您请进,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在这里歇息吧。”

Dean搀扶老妇人坐在了椅子上,又从壶里倒了一些水端给她。

“谢谢你,”老妇人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你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是位善良的小伙子。”

Dean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老妇人变成了美丽的少女。

“作为答谢,我将这个送给你,它能带你去任何地方。”少女变出了一条缰绳,把它递给青年。

“命运已经来到你的门口,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啦。”

直到少女消失在Dean面前,他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命运?是隐喻吗?

青年挠头,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Impala套上了缰绳。

“好女孩,好女孩。”他用手梳着黑马光亮的鬃毛,心里默念着。

“带我去父亲的玫瑰那里。”

Impala像是受惊了那样抬起前腿,她嘶鸣一声,迅速奔跑起来。

Dean勉强稳住身体,平原从脚下掠过,很快他们就进入到了森林。灌木和较低的树枝使Impala的速度慢了下来,青年依旧能感受到耳边的风声在呼啸。

他们最终停在一片树林里,繁密的树枝几乎挡住了所有的阳光,使这里看起来阴森森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

Dean看着面前被藤蔓缠绕着的树木,在其中的一侧有像拱门的缺口。

“在这里等着我好吗?”他把缰绳拴在旁边的树枝上,轻轻拍抚着马儿的颈侧。

与外面寒冷凄清的森林不同,里面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爸爸,您在这里吗?”Dean在这座开满花朵的园子里走着,他有些担心,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带来这里。

灌木丛后面有一丝响动,青年循声过去。

“爸爸?”

那里并没有人。他看到一棵玫瑰树,上面的花朵比火焰还要红,就像他们从前家里的那棵一样。

Dean像被蛊惑了一样伸出手去。

“是谁允许你来到这里的。”粗粝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青年吓了一跳,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看到了此生见过最可怕丑陋的东西。

魔王。

他只有脸看起来像人类——他有着一头蓬乱的棕发,头顶长着犄角,手和脚是锋利的爪子,身后和狮子一样的尾巴抽打着空气,所到之处都留下巨大的阴影。

Dean压下恐惧,手指几乎陷进掌心。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闯进来的,父亲他几天没有回家了,我外出寻找一路到这里。”

“我只看到一个小偷。”魔王金绿色的眼睛在黑暗里闪着冷光,他按住向后倒退的青年。

“我没有,请您听我解释!”

“你得付出代价,你的生命,或者是你家人的生命,不然我就把你们全部杀了。”

Dean被魔王高大的身躯压迫着,那些邪恶的话语和滚烫的呼吸像咒语一样钻进他的耳朵。

他垂下眼睫,咬住还在发抖的嘴唇。

“我答应你。”

“我属于你了。”


评论(6)
热度(50)

2019-08-18

50  

标签

SPNSDwincest